您的當前位置為:

首頁 >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半島晨報報道童松年35年匠心堅守劃線功夫征服國內外標準

發布時間:2016-12-06 點擊:26462

 

  從19歲進廠那一刻,童松年就不斷感受到精湛的技術帶來的無上榮耀。 35年來,童松年守著劃線平臺,攻克了一個又一個難題,征服了一項又一項國內外技術標準。從“咱們工人有力量”那個熱血沸騰的年代一路走來,童松年為工廠的飛躍欣喜,也為劃線工這個工種的發展焦慮。技術好教,人才難留,如今是童松年最難攻克的難題。

  童松年

  ●1963年出生,畢業于大重職業高中機械制造班?,F在是大連華銳重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裝卸機械制造事業部加工車間劃線班班長、高級技師。1994年至2002年期間,多次榮獲省市勞動模范。2014年起,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創新情況:推焦桿立式內側劃線、斗輪機門座架銷孔定位樣板、斗輪體同心劃線工裝、垂直吊線空間多點劃線法。

  大工匠看工匠精神

  “能稱得上工匠的,肯定得讓人一說起來就豎大拇指,豎大拇指不光為你的技術,還為你的為人。大工匠先得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然后還是一個有閃光點的人,工匠精神是啥我說不好,但它是我心中的一種信仰。 ”

  ——童松年

  劃線工有多關鍵?

  劃線是大型機械制造企業加工車間的第一道工序,相當于整個后續工序的定海神針。劃線工按照圖紙在鑄件上劃上線,后續工序按照這些線切割加工。與此同時,劃線工還擔負著加工過程中的外協、鉚焊、裝配所需要的劃線任務。

  在劃線工作標準中,誤差都是以毫米計算。劃線工的水平越高,產品加工的精度也就越高,材料的損耗也就越低。

  目前為止,劃線工仍是全世界大型機械制造企業中不可缺少的工序,并且很大一部分工作仍然需要工人用鋼尺、劃規等簡單的工具純手工操作,機械化水平較低。

  匠心榮耀

  工作服潮過喇叭褲 勞模榮耀化為責任

  不管走到哪,童松年胸前都掛著一副精巧的花鏡,纖細锃亮的鏡腿格外顯眼。原來,那是一個掉了腿的板材鏡框,被童松年精準鉆孔安上了一對白鋼鏡腿,活兒做的精細漂亮,不仔細看很難看出“破綻”。這樣一個“二道工”的眼鏡,童松年卻當成個寶貝,用自己的技術解決問題,就是舒坦。

  靠技術吃飯,讓童松年從進廠就不斷感受到榮耀。 1981年,國務院發布《關于城鎮非農業個體經濟若干政策性規定》,明確指出,個體經濟是國營經濟和集體經濟的必要補充。天津街出現了小吃攤,童松年身邊一些待業的年輕人開始穿著喇叭褲練攤。而那一年,19歲的童松年靠在廠辦職高學到的一技之長,端上了“老大重”國營工的“鐵飯碗”。能以國營工的身份進入當時全國重型機械的代表工廠,在童松年看來,這一身藍領工作服要比時尚的喇叭褲“展揚”。

  真正體會到那個時代“技術”受重視,是在他進廠5個月的時候。當時童松年在機床上學徒,一份平面圖紙引起了他的質疑,為了跟老師傅說清楚問題,他隨手畫出了立體圖紙,標注出問題點,讓錯誤一目了然。當時車間的領導看到這份圖紙,驚嘆童松年超常的識圖能力,將他調到了人才緊缺的劃線工序。從此,童松年在劃線工的崗位上一干就是35年。

  童松年說,剛登上劃線平臺,他就上了癮,自己立體幾何好,識圖能力強的特點在平臺上如魚得水,特別有自豪感。從1988年當上劃線班長,到1993年獲得集團勞模,再到后來的市勞模、省勞模、獲得國務院津貼,接踵而至的榮譽讓童松年開始沉淀、思考,領悟到榮譽其實是一種責任。于是,加班加點保生產,苦心鉆研搞創新,傾囊相授帶徒弟,成為童松年自然而然的行動。

  匠心征服

  精湛技術征服老外 協助工廠揚帆出海

  1989年,蓬勃發展的“老大重”獲得特批,劃線班組引進了6臺日本進口的三維立體劃線機。這些洋玩意讓使了一輩子鋼尺、劃規的老師傅們犯了難。領導也急了眼,給童松年下命令,必須盡快讓機器用起來。喜歡鉆研的童松年拿著說明書晚上學白天練,很快就琢磨出機器操作的原理,經過到國內其他兄弟廠考察,童松年回到廠里果然把機器用了起來。沒想到,這機器一動,竟引來了國外的訂單。當時,日本一家公司在童松年的車間看到工人們熟練使用的是日本的三維立體劃線機,當即決定把訂單給大重做。在這個時期,大重逐漸踢開了進軍海外的大門。

  一次,童松年在為天津港取料機斗輪體劃線時發現,斗輪體中心軸端面與中心線焊接誤差較大,敢于較真的童松年向外國監造師提出,問題不糾正勢必造成產品“帶傷”出廠。后來經國外總部查證,問題果然非改不可,外國監造師盛贊他“誠實可靠”。

  2014年,童松年受到了來自全世界標準最高國家澳大利亞人的挑戰。在對澳大利亞羅伊山取料機裝配過程中,回轉體A型梁現場對接引起澳方監理的質疑。工廠提出用測量調整的方式矯正,澳大利亞人堅持認為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童松年臨危受命來到現場,在澳大利亞監理的注視下一個人默默爬上20米高的A型梁。當童松年用他豐富的實踐經驗和理論知識,以及高難度的測量方式,把一套尺寸數據和解決方案拿到澳方監理面前時,澳大利亞人仍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老工人能用這樣的方法測到準確的數據。于是,童松年再次爬上A型梁,他在上面量,澳方監理用先進的設備全程在下面跟著檢查,復核下來,居然真的分毫不差!從此以后,這家澳大利亞公司信服了這家中國企業,澳方監理對童松年心服口服。

  匠心傳承

  技術好教精髓難傳留不住徒弟最遺憾

  正值中午午休,車間里難得的安靜,童松年說起了自己的兩大遺憾。頭一個就是至今膝下無子,當初妻子懷孕5個月意外流產,已經看出是個男孩。有的時候童松年會想,如果兒子遺傳了自己的立體幾何天賦,一定能成為一個優秀的理工科大學生,又或許能像自己一樣,畫了一手好畫,爺倆還能一起探討攝影。童松年也坦言,正因為自己沒有供養子女的負擔,才能不用分心經濟壓力一心鉆研技術。

  中午12點整,機器啟動的轟鳴打破了良久的沉默,童松年道出第二個遺憾,就是徒弟帶出來不少,可留下的卻寥寥無幾。隨著“老大重”“老大起”合并重組,企業發展成國家大型骨干重機上市公司大連重工,企業產值也從搬遷前的10幾個億飛躍到近百億??勺屚赡曛钡氖?,劃線平臺總是缺人。

  童松年覺得,責任心是劃線工最核心的品質,也是如今劃線工成材率低的一大原因。徒弟肖宏剛給記者講述了他心目中劃線工的責任心。 2004年冬季的一個大雪天,童松年帶肖宏剛到露天裝配場地的推焦機上劃線?!白叩浆F場,我以為師傅能找個地方等雪停了再干,誰知他不聲不響地往推焦機上走。越往上走風越大,兩個多小時過去了,我看師傅嘴都凍得不會說話了,可還在那悶頭干,推焦機下面現場的師傅被他感動了,把焦炭爐子搬上來了讓我們取暖。 ”

  “過去我們那個年代,踏實肯干的年輕人多,可有悟性的少;現在這個時代,來的徒弟個個聰明,可能踏實下來學技術的少了。 ”童松年有的時候也想不通,“只要孩子肯學,我恨不得把我所有的手藝都傳給他,有了一門手藝,人即使到了山窮水盡的那一步,也能有口飯吃??! ”不過,說起自己傾盡心血帶出來的第一個徒弟,童松年也若有所思,那個徒弟干了不久就轉行到上海開飯店,后來聽說把飯店開到了澳大利亞?!叭思椰F在可比我這個當師傅的掙得多多嘍……”童松年苦笑。

  半島晨報、海力網記者王丹



(來源: 本站)
黄色AV大片